公式专区

您最钟爱的儿子在这里召唤您

点击量:115   时间:2020-06-05 00:42
漆黑的夜晚,圆月高悬。妖异的紫红色光芒映照着大地。这是每月一次的紫红映月现象,是月之女神力量最盛的象征。一众穿着长长的黑色皮衣的神秘而又古怪的人物聚集在一个丛林中的空地里。说他们古怪是因为在蓬松的黑色连棚帽下面,两只尖尖的东西微微显露。丛林中的夜晚总是透着一丝阴森,尤其是在这样一群古怪的人聚拢的时候。一个一米高的低矮平台端坐在这些怪人的前面,在平台上面一个用不知名金属构造的祭塔矗立其间。塔上装饰着各种稀有兽类的牙齿或头骨、肋骨。塔尖上,一个巨大的明月状半透明晶石反射着夜空中月亮那刺破云朵的妖艳光芒。“伟大的月之女神啊,您最钟爱的儿子在这里召唤您。愚蠢的人类破坏了我们的家园,您另外的两个儿子也背叛了自己的兄弟。我们现在已经走投无路,希望万能的女神派遣您的使者,拯救您的子民。”在一众怪人中,为首一名老者去掉遮掩头部的帽子,双手高举,面色虔诚的高喊道。在那黑色的帽子下面,竟是一个让人惊叫的情景。拥有人类的身躯,却长着一颗恶狼的头颅。一双眼睛在月光下反射出绿朦朦令人胆颤的光芒,黄褐色略显沧桑的浑浊的眼珠中间,一条颜色更深的裂缝好像岩石中,一把利剑刺过的痕迹。这就是人狼族,黑夜的子民,月神的儿女。“嗷——”一声狼嚎突起。人头攒动,无数连棚帽脱落,数百只狼头伸颈望天,嘶嚎声此起彼伏,一时间,丛林好似幽冥鬼地,可怖惊魂。一道紫色的光芒从天空中洒下,月之女神终于放开了她温暖的怀抱,赐予这些可怜的生命以最后的希望。不巧的是此时,天已临近破晓,而太阳神好像也感到了某种不安,早早的就爬了起床。地平线上浮起一层闪亮的金边,渐渐的吞噬了远处峰峦迭起的异景。那金光还在肆无忌惮的扩大范围,而月光却在一寸寸的减弱。人狼族们一个个焦乱如蚁,四足刨攀着地面,带起凌草飞溅,尘土弥漫。个别几只身体强健性情暴躁的胡乱撕破了身上的衣服,露出里面覆盖着棕褐色皮毛的健壮肌肉,咆哮着、震撼着胸口,仿佛这样可以延缓那绚丽的金光的扩张一般。紫金相交,天空中出现了奇异的景象。一半天空明亮照人,而另一面却是黑暗朦胧。紫红色的光芒碰撞着金色的华彩,互不相让。紫月渐渐西落,东日冉冉升起,天空中激情碰撞的光芒一瞬间消失不见,留下的只有普照大地的光明。人狼族们沐浴在金灿灿的阳光下,身上棕褐色的毛皮渐渐退去,突出的下颚慢慢回缩,刚刚还是狂暴凶野的巨狼,转眼间已经变换成正常人的模样。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当中最强壮的汉子轻轻在左眼角的一道五公分长的伤疤上摸了一下,微眯着黑亮的眼睛凝视着攀爬升起的太阳,良久,才转向位列最前面的一位灰发苍苍的老者。老者在祭塔上缓缓抱下一个襁褓,里面是一个正在熟睡的婴儿。在孩子的胸口有一块用羊皮纸包好的不规则的黑亮不知名晶石。一个男子上前对老者耳语了几句。“切,竟然这么快!孩子们,我们的使命完成了。”老者凝视了怀中的婴儿半晌,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为人所察的轻叹了一口气,然后振作了一下精神,转身对身后的众人说朗声道。“哦——”欢呼声四起,刚刚还阴森恐怖的森林此时却是一片生机盎然。老者面露微笑的把孩子又缓缓放回到祭塔上。“我们的使命结束了,也就是我们应该离开的时候了。”一瞬间,喧嚣嘎止,众人互望了几眼之后,缓慢的,仿佛恋恋不舍的向着森林深处走去。那脸上有疤的汉子深深的看了一眼垂头远去的老者,又望了望孤独无依的躺在祭塔之上的婴孩,目光闪了几闪,最终还是跟着老者的步伐远去,消失了。时光流水,岁月匆匆而过,多少豪情被年轮撵过,化作齑粉,在风尘中连起码的一瞥也没有留下。在一个风萧云密的夜晚,天空中映照的还是那难得一见的猩红血月。在一个小空地处。这是一个小树林的边缘,树林的另一边是一个小村庄,至少原本那里是的。地面凹凸不平,枯枝败叶半遮掩的凌乱在地面,空气中弥散着鲜血的腥味和不知是什么的腐臭味,香港内部免费资枓而泥土中还留有一大块斑驳的深红, 白姐四肖必选一肖一码仿佛是地府打通的修罗门般, 精选三肖一码资料使人触目惊心。“噗”几点泥土溅起老高, 一码一肖中特会员料在土地中央,一只细长的利爪由下至上伸了出来,锐利的指甲即使在这样一个漆黑的夜晚依然显出丝丝的寒芒。利爪连着细长的手臂陷在泥土中,仿佛是死去的凶禽又突然复活了一般。“噗”又是一只同样细长的利爪伸出。随着第二只利爪的出现,两只利爪一起开始扭动。在利爪之间,渗透着刺鼻气息的泥土开始渐渐的出现了一些龟裂,土壤松动,慢慢起伏。这诡异的景象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终于在一声碎石翻滚砂土崩裂之声后,一个柔弱幼小的身躯缓缓的钻出了地面。被黑云占满的天空露出了一丝缝隙,虽然就只有那么一刹那,可就是那一刹那,已经足够让见到那一幕的人心惊的了。一丝猩红的月光刺透混沌的密云照射在一个刚从地下爬出来的僵尸一般的孩子身上,那个足以令人恐惧却又神秘的幼小身躯。本能的抖动了一下身躯,仿佛野兽一般将身上的泥土随意抖散。一双赤红的眼珠不带一丝感情的色彩,却又是那么的美丽,就如同天空中那妖艳的月亮。血红中间黑色的瞳孔细长,就好像一颗红宝石从中间竖直裂开了一条裂纹。微微向前突出的下颚显得有些粗糙,半张开的口中两颗尖牙挺出了嘴唇,流出一丝阴寒。不理依旧沾满全身的不知道是棕色还是红色的泥土和一些说不清的黏液,那少年双手低垂,身体向前倾斜着蹒跚而去,诡异得令人毛骨悚然。不过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这少年身上那种莫名的杀气,那种渗透着冰冷的,高傲、蔑视万物的杀气,就像死神的使者,冥殿的阎罗。地面上响起奔腾的马蹄声,近千人的马队从这树林路过,这些人剽悍异常,腰上都跨着明晃晃的家伙,在月夜下晃得身下坐骑不断嘶鸣。“首领,前方我们坑杀村民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洞,看样子是从下面钻出来造成的,会不会是有人没死,又爬出来了?”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对着一个高坐马背的中年汉子说道。“是哪个死灵魔法师路过的杰作吧!那个村子里的人都已经被埋了两天多了,公式专区就算是魔族也该死了。”那骑马的中年汉子背后,一个比巨灵神还巨灵神的大家伙说道。声音“嗡,嗡”的响,震得树林又盖上了一层落叶。“不管了,反正东西没有找到,我们还是要回村子去看看的,叫兄弟们小心一点,要是看到了死灵魔法师一样的人物尽而远之,要是其他的一些人……杀。”骑马的中年汉子开了口,声音低沉而阴冷。马蹄声再起,目标自然是树林另一面的小山村。树林并不大,用走的也就是一个小时的路程,何况还有马。不多时,数千人的马队就来到了山村,可是他们看到的是一个正从村口走进村子的孩子和那孩子身后三十几条大汉的尸体。那些都是早先派出去探路的人。“这,这,可恶,跟我来,我要把他撕碎。”巨灵神般的汉子狂怒的咆哮,他的声音好似平地雷起,惊天动地,可是那个孩子却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甚至连走路的频率都没有产生丝毫的改变。“等等。”老大开口,莫敢不从。那个骑马的中年汉子一声领下,巨灵神马上没了动静。“不知小兄弟是哪的人,为何要和我的兄弟过不去?可是他们不张眼的得罪了你?”骑马的汉子道,心中暗讨:“这个小孩不简单,单是对巨灵神的大吼不起任何反应的定力就让人吃惊。看来要不是他自己身怀不世绝艺就是身边有强有力的帮手躲在暗处。难不成,他是一个返老还童的死灵魔法师?那些死灵魔法师都神秘兮兮的,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可以返老还童!”要说一个小孩有足以杀死自己三十几个手下而没有一个人有机会发出信号,这叫一个出生入死三十几年的盗贼头子实在没有办法相信,所以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把原因放在最后两个上面徘徊,而稍一加思考,又马上选择的中间的想法。不过这次,他错了,同时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最惨痛的,因为他再没有机会后悔了。那个少年对这个汉子的问话无动于衷,就和先前巨灵神的情况一样,像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头人一步步的径自向前走着。“可恶,给我杀了他。小心他的周围,我到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连我们血骨盗贼团都敢惹?”中年汉子大叫着,一方面是给自己人打气,另一方面是想让躲在暗处的人知道自己的来历,利用自己在外面的影响给对手造成一定的心理压力。中年汉子一边叫一边双眼不停的扫视着四周,留心着每一处有可能藏人的地方。“杀!”盗贼们听到首领的一声领下,顿时挥舞着各自手中的兵器冲向了那个少年。杀气滔天,同时,死亡也在漫漫的逼近。“扑——”动了,那个少年动了。没有看清他的动作,甚至有些人都还没有机会看见他们的对手就已经被分解了。“啊!”首领向后退了两步,右手手臂上一条半公尺长深可及骨的伤口触目惊心。“可恶,刚刚只顾着看四周了,没有想到真的是这个孩子自己的武力。”首领狠狠的想,由于心中的气恼,手上用力猛了点,挤压得手臂上伤口血流如柱。“首领,你受伤了。快,快给首领包扎。”首领身后,一个善于拍马屁的人马上大声叫道。“他妈的,你叫唤个屁!”说完,“啪!”就是一巴掌,打得那人就地滚了两滚,还吐出了两颗牙。“杀,给我杀了他。”首领大叫着,神态多少有些失常。要是在平时,作为一个盗贼团的头子,要是自己先丧失了理智,那手下至少会有一半人马上逃跑,还有些人会利马掉转枪口对准自己。不过今天还算他运气,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来自那少年的威胁,所以不用他说话就已经奋不畏死的冲了上去。见马屁拍在了马腿上,刚刚被打的人再也不赶说话,手中小片刀晃了三晃,摇了三摇,一咬牙,也冲了上去,不过没一会,又悄悄的退了回来。“不可能,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首领汉子当然是看出了少年的不对。“快,杀,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一个人狼族,在这个偏僻人类山村中竟然有一个传说中被至高神诅咒的生命。是来报仇的么?他不敢想,他只知道现在必需杀死眼前这个男孩,在他羽翼未丰之时,必需!今夜注定是一个血腥之夜,一转眼的功夫,又有百条身躯或者说是残躯失去了生命的支撑跌倒在血泊之中。那少年的动作快得让人无法琢磨。“不,我不要死,我不要。”盗贼就是盗贼,大难临头各自飞,已经有人开始逃走了。是啊,单单就一个人,还是一个孩子,在短短的几分钟里已经替三百多位兄弟“算过命了”。像这样的怪物要是不怕那才是应该让人奇怪的呢。不过他们的表现显然并不是首领愿意看到的。“扑!”的一声,一颗人头落地。“他妈的,我看还有谁敢跑!”雷霆的手段起到了作用,再没有一个人敢逃走。前有追兵,后有猛虎,盗贼们只好硬着头皮向前冲。不过他们的奋勇并没有给他们带来胜利,相反,死亡的侵袭正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扩大着。“啊!啊!啊——”终于有人受不了了,面对这样一个没有生命的杀人机器,终于有人疯狂了。对死亡的恐惧激起了这些亡命之徒内心的凶性,他们开始不顾一切的挥舞手中的武器冲杀,想要杀死那个还有很多人连看都没有看清的对手。不过这一切都是徒劳的,换来的只是更多的死亡。少年没有神志,可是他的那些完全出于本能的动作反而对敌人更有威胁。在冰冷的杀气的笼罩下,无数的人、骑、甚至兵器都在少年的利爪下成为空气中的尘埃。血雨洒落大地,嗜血的狼性从心底涌现,少年的双目布满血丝,在月色的衬托下变得更红了几分。嘴角微微上扬弯出了一个弧线,难道那是一个浅浅的微笑?乌云渐渐散去,猩红的月光肆无忌惮的铺洒着大地,艳紫色的光芒似乎早已经预示了这样一个无眠之夜。

,,一肖公式计算公式